当前位置:sinowall.com财经市民光大银行购买理财产品遭忽悠 35万赔光2016-12-20光大银行买理财产品
市民光大银行购买理财产品遭忽悠 35万赔光2016-12-20光大银行买理财产品
2022-06-22

市民质疑:产品合同银行竟然没盖章,无人介绍产品和基金挂钩

(本文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孔迪)

“这让我们接受不了,就算这些钱放在银行里,一年能得到一笔利息呀。”王丽说,她们从早上9点多等到11点了,还没有见到光大银行的负责人出现,她们没有什么其他要求,要的是给一个合理的说法和赔偿。

在两人购买的《中国光大银行阳光理财A+计划2011年第八期产品1说明书》上,他用笔给记者划出了这样一句话: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0%,8%,9%,10%或12%。

秦经理说,他会向上级行反映这个问题,并最迟在18日给对方一个答复。事情最终如何解决,本网将继续关注。

17日上午,烟台光大银行解放支行一楼理财产品办理处,两位年约5旬的女士异常,不断向前来办理理财业务的市民诉说自己的:“千万别听那些好听的,就是个‘光腚银行’,我们买了1年期的理财产品,35万投进去,结果一分钱没赚到……”

在王丽和张红不停地讲述中,记者得知,原来她们在同一天购买了光大银行的一款理财产品,分别是15万元和20万元。理财产品在11月1日到期,16日那天她们接到电话,银行工作人员告知她们这期的银行理财收益率是零。

去年10月20日,王丽和张红到光大银行解放支行咨询理财业务,当时的理财经理陈大乾向她们推荐了“阳光理财A+计划”。

但是,当王丽和张红希望寻找当时的、录音资料当做的时候,被告知,该行仅保存3个月的。

光大银行优秀理财师团队展示,称“提供全面优质高效”服务

两位都是家里的“财政大臣”,家里的钱是存放在银行还是买理财产品,都由她们做主。在此之前,两人曾在光大银行购买过一期3个月的理财产品。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将近中午12点,光大银行解放支行行长助理秦经理匆匆赶回,并对两人做出回应说,如果找到,证明银行方面做出过预期收益,他们将按预期收益对两位做出补偿,如果能证明当初承诺不低于银行利率,将按一年期银行利息做出补偿。

“你们的工作也太不规范了,今天我才发现合同上竟然没有盖章。”王丽对光大银行办理业务的水平,提出了质疑。“这么大的银行,做这些基本的业务都出问题,以后怎么敢把钱往这里放。”

理财经理:做了多年理财不可能给出承诺

陈大乾说,因为这款理财产品没有任何一个观察日符合终止条件,所以收益率只能是0%。而在王丽和张红签订的购买合同上,在产品风险一栏,银行打印的是“低风险”,产品类型属于“稳健性”。对于陈大乾的解释,两人非常不满:“怎么计算收益太复杂了,我们根本不知道,当初就是因为你说自己有丰富的理财经验,出于信任,我们才被你上了当。”

王丽和张红称在购买理财产品时,曾明确说过只能接受稳健型的产品,在她们的理财产品协议书上,产品风险程度上显示的也是“较低”。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银行方面是否给过承诺。

对此,光大银行解放支行行长助理秦经理回应说,可能是在办理业务的时候出现了疏忽,他们会把问题弄清楚。

她们说,当时理财经理陈大乾明确表示,这款产品的收益“至少比存在银行的利息高”。“根本没说有风险这回事。”王丽和张红说,在银行介绍理财产品的时候,长篇大论地讲了未来的收益,以及这款产品的数额有限,想买必须早下手,并没有谈及风险一事。她们也不知道,自己的积蓄购买的理财产品的投资方向。直到17日当天,银行解释为何收益是零时,她们才弄清楚,购买的理财产品与三个基金挂钩。

讲述:本想赚点钱瞒着家人拿出积蓄买产品

“陈大经理,当时你给我们讲收益的时候,不是说最低也能8%吗?”王丽向陈大乾提出问题。陈只是低声回应说,已经解释过了,从没有承诺过能达到多少收益。每当这时,王丽和张红的情绪就会变得非常激动,并要求银行领导给个答复。

由于协议上只有自己的签名,王丽说出了她的担忧,银行会不会不承认自己花15万元购买了光大银行的理财产品?

据她们回忆,当时办理理财的过程非常匆忙,合同上填写的内容,全是在光大银行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进行的。虽然匆忙,但心里想着一年后的收益还是美滋滋的。“我们买这个理财,家里人还不知道。要是知道理成这个样,肯定闹翻了。”王丽说,她家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15万元是家里的全部积蓄。张红则是把儿子结婚时的彩礼钱也拿出来,凑20万元买下推荐的理财产品,儿子儿媳都不知道。

当时的产品推荐上,期限最长1年的“A+计划”只标明“预期收益率最高12%”

“当时他们承诺预期可以实现8%的收益,并说最低不低于银行利息,让我们赶紧去取钱。”王丽说,她没有那么多的钱,张红开着车带她去胜利某银行把所有积蓄取了出来,临下班前匆匆返回光大银行买了陈大乾推荐的这款产品。

“当时我们到另一家银行的时候,已经快下班了,好不容易才银行的人把钱取出来。”两人说,“如果当时他说了收益可能是零,我俩这大岁数,能傻到那个地步,还来买么?!”

“你们别买理财了,光大银行啊,他净拣好听的说,35万放了一年,一分钱收益都没有……”王丽和张红所指的“他”是当时推荐二人办理理财产品的光大银行理财经理陈大乾。在光大银行墙壁看板上,贴着他和其他理财师的照片。写着“高级理财师”。

就在两人诉说的同时,银行大厅内一名保安和身穿白色工装的工作人员,在门口询问前来办理业务的市民“要买理财产品吗?请上二楼。”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听到了王丽和张红的诉说,停步问了几句,就被工作人员很快引导上了二楼。

上午9点多,两位女士王丽和张红(化名)向前来办理业务的市民不停地诉说自己的,一些市民听完后,也对自己购买的产品有些担心,本想来买理财产品的市民,则惊叹不已,“今天本来打算来买的,差点就上当了。”一位年约40岁的男性市民认真听完两位女士的诉说,转身离开,“这样的银行哪儿能相信。”

事件:35万搭进去一分没赚,两市民到光大银行“拆台”

记者看到,根据产品说明书,这款A+计划的产品按季提供4个观察期,若观察期的期末观察日符合终止条件,产品在该观察日自动终止,银行将在自动终止后的3个工作日内返还100%本金,并按收益计算图支付理财收益。而所谓的终止条件是观察期的期末观察日所挂钩的基金单位净值均不低于产品期初观察日各自单位净值的110%。

光大银行解放支行的理财经理陈大乾否定了曾给出承诺的说法。“我没有承诺至少8%的收益。”陈大乾说,做了这么多年的理财工作,他知道销售理财产品的相关,他当时没做过承诺收益的事情。

记者看到,在一张蓝色的“产品协议书”的下半部分,只有甲方(客户)的签名,乙方(银行)没有任何落款,甚至也没有协议签订的时间。

收益可以达到8%甚至最高12%的理财产品,怎么最后是个零收益呢?当时的理财经理是不是承诺了这些收益呢?

银行回应:找到就赔偿,找不到会向上级行反映